澳洲突然开放边境!返澳者亲身经历——飞往澳洲,原来需要历经这么多!(上)

 

自从澳洲国境再次向留学生开放以后,已经有不少学生返回澳洲。

就在昨天,澳洲宣布了,会在2月21日全面开放边境。

 

为了给大家带来最真实的体验报告。我们最近采访了一位最近刚到澳洲的学生——佳潼。相信她的经历,一定会给即将返澳的你,一些帮助。

 

前言:背景介绍

2020年3月6日:从天津到曼谷,计划从泰国返回澳洲。

2020年3月20日:澳洲关闭国门,滞留泰国。

2020年4月:泰国关闭国门,被迫延长了滞留泰国时间。

2022年1月4日:从泰国普吉岛国际机场到墨尔本。

 

以下为佳潼的分享~

绝对真实体验!!!

之所以同意接受这样的采访,是希望分享一些经历和经验,给愿意仔细阅读的你,也给自己这份抓马的回忆,留下一些印记。

我本来是应该在2020年飞往澳洲,开始自己在UQ的学习生涯,但是遇到疫情,一切被迫改变。

2020年3月20日,澳洲对中国封城,我计划从泰国返澳。但是不久之后,澳洲和泰国都陆续关闭国际边境。于是,我被困在了泰国两年。

 

终于2022年1月4日,普吉国际机场。我按照计划踏上了中转新加坡飞往墨尔本的联程航班。

 

第一章:人生最难熬飞行经历之一

那一天,在开往泰国普吉国际机场的路上,沿途都是走过的景色,仿佛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每一寸土地上都有我的故事。

 

我一一向每一座熟悉的建筑,去过的景点默默告别,像是和老朋友一样。

 

当然,与之相伴的,还有紧张。这次返澳,我可能需要历经几个坎。

 

第一个坎,就是48小时内的核酸报告。

那个时候,每天新增一万多例,对于自己有没有得核酸,我完全没有把握,万一是阳性的该怎么办?

 

所有的手续和花费可能都会被疫情湮没,一切就需要卷土重来了。在医院取报告时,护士把我单独带到一间屋子门口,让我的内心波涛汹涌。好在我的报告是阴性的,第一道坎我算是过去了。

 

第二坎,值机。

那天我早早地到达普吉国际机场,整趟航班中,再没有其他中国人,轻一色的蓝眼睛,金头发,让我又多了一些压力我怕2年前的情景再次重演,但凡有一项手续出现问题,我都无法起程。

 

当时我颤抖着把所有的手续放到工作人员面前,他反复翻看,摇摇头,去了别的值机位,问一问又回来。那一刻,我的心脏宛如皮筋拉紧了皮条。

终于,她向我严肃地解释:你的核酸报告上只有最终结果,没有化验结果。你的疫苗第一针是科兴,你的第二针是阿斯利康,我们不知道混打疫苗是否符合要求,我们需要和澳洲移民局核实,但这可能需要20分钟左右。

再一次,重演了两年前的场景,我又拖着行李没能成功值机。

漫长的等待宛如隔世,我能感受到内心的心跳咚咚,紧握的冰冷的手始终没有松开,我几乎紧张到石化。就连接受采访的时候询问我要照片,都没能给出来!

 

20分钟后,清脆的电话铃响起,我已经颤抖到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随着另外一位值机员向我举手示意,再次查看我所有的证件和其他手续并拍照后,他的微笑瞬间融化了我内心的冰冷。然后说道:“我这就为您办理托运”。

终于我可以踏上飞往澳洲的航班了。

 

 

第二章:抵达澳洲的第一站——墨尔本

1月5日,下了飞机之后,想象中的澳洲和现实有些不太一样。

墙面上显示着welcome to Melbourne,映入眼帘的免税店几乎都是红酒和香水。大家戏称的土澳看似没有那么土,有的科技甚至非常先进,但有的却是无法理解的“落后”。

 

长长的等待入海关的队伍,望不到起点。尽管墙面上各种英文提示,但由于第一次来,竟然有些迷茫。

我选择了自助入关,取了入关票,却找不到入关口。恰好有位友好的外国旅客为我指了路。

 

入关后,紧接着是行李检查。我如实地在入境卡上填写了所有的信息,海关阿姨友好地问我:你带的药是自用的吗?我说是的。

但最终还是被开箱检查了。海关会问我哪一箱有吃的,然后会让我拆箱查看。拆拆装装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总算过去了。

 

终于,我抵达了澳洲,这个我两年前就想来到的国家。才抵达澳洲的日子,也是困难重重,历经了各种坎坷。有些事情,一定要提早知道!

佳潼的经历肯定远远不止于此,之后我们会再更新一篇,讲讲佳潼初到澳洲的一些经历哟~

scroll to top
email

订阅匠人

youtubefacebookweibomeet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