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Facebook不做云的生意?

2020-06-12

Ann Ann

     有很多关于全球公有云市场的文章,从深入比较AWS、阿里云、Azure、GCP,到分析一些不太突出但仍然极具竞争力的平台:IBM、Oracle、腾讯。

这些云都是已经成气候的科技巨头的一个分支,这些公司已经建立了庞大的技术基础设施来支持他们原来的业务,然后再将这些资源转变成云服务,出租出去。正如我之前所分析过的,谷歌一直拥有最全球化和技术最先进的基础设施,因为它需要支持一个庞大的搜索引擎和许多其他服务和应用程序,而它们都必须在全球 “always on”。从这个角度看,Facebook是最接近谷歌的公司。

然而,尽管有外界猜测,甚至一些华尔街分析师公开要求,Facebook并没有云业务。

为什么呢?

就是没兴趣

这肯定不是因为Facebook技术不行。Facebook在技术堆栈的多个层面上创造了许多新技术,来支持其庞大的用户群和新功能,很多都需要人工智能。肯定会有公司愿意花钱使用Facebook先进的基础技术。但Facebook并没有把它们当摇钱树,而是都开源了,免费给大家用和改造。

一些比较有名的例子:

  • Cassandra,RocksDB(数据库)
  • GraphQL(服务器层)
  • React(前端)
  • PyTorch(深度学习)

Facebook对开源的偏好直接深入到了所有云计算平台的核心:数据中心。2011年,当Facebook将其在Prineville,Oregon州新造的数据中心启动时,同时也开源了该数据中心的整个设计蓝图,从定制服务器到由户外冷空气驱动的冷却系统,改造了传统数据中心设计中的电动冷水机组。

Facebook's data center in Prineville, Oregon. Photos: Pete Erickson/Wired.com

开源数据中心的设计既是Facebook启动一个新的非盈利基金会Open Compute Project的前奏。通过这个组织,Facebook想让数据中心设计继续进步,并与其他科技公司合作。在所有公有云大厂中,阿里巴巴、谷歌、IBM、微软和腾讯都是Open Compute Project成员。市场领头羊,亚马逊,却不是。这些Open Compute Project的成员应该多多少少都在利用Facebook最初的设计来构建他们今天的新数据中心。Facebook也并不介意。

Facebook当时对企业IT业务根本没兴趣,也不认为有创新的数据中心是一个值得保护的竞争优势(不像Google)。它的所有基础设施都为一个目的服务,疯狂地增长用户群,给他们卖广告。

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吗?

太拥挤还是空间还很大

行业分析所IDC的估算显示,2019年全球公有云计算支出为2290亿美元,2023年将增至5000亿美元。北美市场预计将是整个增长的一半,而西欧会拥有整个市场的将近20%,位居第二。

总之还有很多增长空间。但是每个厂商都在赛道上奔波。

在我看来,顶多还有给一个新玩家的空间,而且它需要有足够的差异化技术和屡屡创新的能力。Facebook就是这样一家公司。行业中的大多数厂家仍处于我所称的“争地盘模式”。在主攻卖高端服务之前(比如机器学习API和大规模分布式数据库),他们销售的重点还是公有云的基础服务:由优质网络连接的计算和存储资源。

Facebook目前在全球有15个数据中心,其中11个在美国,3个在欧洲,1个在亚洲。美国是目前最大、利润最多的云计算市场,因此如果Facebook真的决定将一部分资源变成云服务卖出去,它已经拥有足够的覆盖范围来支撑这个新业务。如果它能将自己内部的机器学习模型变成外界可用的API(都是已经经过数十亿用户和他们所有的图片、视频和文字训练过的模型),那么这个“Facebook云”可以提供非常有吸引力、与其他竞争对手有差异的公有云平台。

Facebook's global data center locations. Source: https://baxtel.com/data-centers/facebook#locations

更难做到的其实未必是技术,而是人。Facebook必须建立一个企业销售和客户支持团队,这个团队在文化和运营上与一个卖广告的社交网站完全不同。谷歌同是一家主要由广告盈利的公司,它已经尝到了文化冲突的苦头。尽管许多行家都认为GCP的产品和技术优于AWS和Azure,因为没有企业销售和支持的根基,它在市场份额仍然落后。

不管技术有多好,都不会自己卖自己。

信任缺失

即使Facebook解决了技术和人员方面的挑战,并下定决心杀入云这个市场,它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整个公司在用户数据隐私方面的种种缺陷,而导致的信任缺失。

在公有云的早期,大约2000年代中后期,大公司对云的最大阻力是缺乏数据隐私和管控。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云用户一开始都是小型初创企业或新项目,它们没有很高的隐私要求,也不需要任何数据迁移。(大企业的首席信息官CIO通常都怕风险,最讨厌数据迁移这种事。)现在这种担忧已经有所缓解,所以云服务开始普遍,但它仍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行业里开始有“私有云”和“混合云”。

AWS OutpostsGCP Anthos这两款产品都是为了满足市场中的这种需求。AWS和GCP(以及其他云厂商)都愿意提供软件和硬件,在大型企业自己的设施内(“on-premises”)构建一个完全独立的云(“私有云”),并可以与自己的公有云链接在一起(“混合云”)。所有这些额外的服务都是为了减轻大公司对隐私、法规、安全和监管方面的担忧,同时给予它们最大限度的管控能力。对于金融服务、医疗、能源和电信等监管严格的行业来说,减轻这些担忧尤其重要。这些额外的工作也都是值得的,因为他们都是财大气粗的客户。

要想赢得这种客户的生意必须要有信任的基础。如果厂商不可信,不管是真正的还是感知的,那很难继续往前走。因为在数据隐私方面做的不好,谷歌已经在医疗行业里吃了亏。除了其他零售和电商公司以外,AWS并没有被很多行业怀疑,电商不用AWS也并非是因为数据隐私问题,而更是由于市场竞争的关系。

阿里云在市场上的信任缺失源于贸易战、民族主义,以及对其祖国政府的强烈怀疑,远远超出了对技术或数据隐私发面的不信任。微软的Azure是唯一一家在信任方面没什么问题的公有云大厂,也是Azure能快速增长的因素之一,尽管我认为它的技术和架构和对手比都有很多不足。

Facebook在数据隐私方面令人不安的历史已经众所周知了。它能最终克服这个问题,打造一个有规模的云业务吗?

永不言败。就在不久前,也许最多5年前,Facebook还是一家科技行业的佼佼者。现在是一家人见人骂的靶子。现实的真相总是介于两个极端之间。

随着冠状疫情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影响加剧,大家正常生活和行为都在各个方面受到限制。这些限制的二级效应很可能是人们对网上隐私这个问题的关注会降低,因为我们线下的个人生活都已经为了对抗冠状病毒的传播而被限制——这是也许是Facebook恢复声誉的好机会。

也有可能的是,Facebook已经知道上云的这艘大船已经晚了,也放弃了。它已经把目光转移到下一代分布式计算技术:区块链。这也是为什么Facebook作为一家公司和扎克伯格作为个人都愿意在Libra项目上投入大量的财务和政治资本。

当Libra在2019年6月发布时,Facebook按照自己的老习惯,也把项目的代码都开源了,就像当时建立Open Compute Project时开源提供自己的数据中心设计。当然,与Open Compute Project截然不同的是,Libra协会一公布就遭到媒体的广泛质疑、多家央行监管机构的反对美国国会的质问,以及许多最初说参与的成员的退出

相对而言,做公有云业务要容易得多,没有什么监管障碍,而且是一门简单明了的生意。但也许Facebook至今还是不感兴趣。它似乎要向世界证明和展示的,不仅仅是多创造个收入来源,多赚点钱。

近期开课hot
logo

Follow Us

linkedinfacebooktwitterinstagramweiboyoutubebilibilitiktokxigua

We Accept

/image/layout/pay-paypal.png/image/layout/pay-visa.png/image/layout/pay-master-card.png/image/layout/pay-stripe.png/image/layout/pay-alipay.png

地址

Level 10b, 144 Edward Street, Brisbane CBD(Headquarter)
Level 8, 11 York st, Wynyard, Sydney CBD
Business Hub, 155 Waymouth St, Adelaide SA 5000

Disclaimer

footer-disclaimerfooter-disclaimer

JR Academy acknowledges Traditional Owners of Country throughout Australia and recognises the continuing connection to lands, waters and communities. We pay our respect to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cultures; and to Elders past and present.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peoples should be aware that this website may contain images or names of people who have since passed away.

匠人学院网站上的所有内容,包括课程材料、徽标和匠人学院网站上提供的信息,均受澳大利亚政府知识产权法的保护。严禁未经授权使用、销售、分发、复制或修改。违规行为可能会导致法律诉讼。通过访问我们的网站,您同意尊重我们的知识产权。 JR Academy Pty Ltd 保留所有权利,包括专利、商标和版权。任何侵权行为都将受到法律追究。查看用户协议

© 2017-2024 JR Academy Pty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ABN 26621887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