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JiangRen","last":"Mr"}

JiangRen

程序猿

 

  2013年,莫里森在托尼艾伯特政府担任移民部长;过去三年来,斯科特莫里森作为特恩布尔的左膀右臂,公布了三份联邦预算案。这位澳洲新任总理,究竟奉行怎样的移民政策和经济政策?

  移民政策立场强硬

  莫里森在担任移民部长时,被形容为“强硬派”。2013年,他通过发起了“停船”政策(Operation Sovereign Borders)来限制移民和偷渡。2010年圣诞岛的50名难民死亡之后,他对“葬礼费用”提出质疑,随后又被迫收回他的“无情的”评论。今年有人透露,在担任移民部长期间,莫里森曾要求ASIO推迟对寻求庇护者的安全检查,以使他们错过获得永久保护签证的最后期限。

  今年7月,2018财年移民数据公布后,莫里森称,去年新增永久移民人数下降至16.2万人,表明没有足够的合适申请者来达到每年19万人的上限。言语间透露了他希望新增永久移民数量保持下降的态度。

  澳洲工商业联合会(ACCI)和其他商业团体都表达了对移民数目下降的担忧,称这会有损澳洲的经济前景,但莫里森表示,澳洲商界无需对此担心,永久移民的需求仍在配额范围之内。

  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如果说莫里森在很多社会政策上偏于保守,在经济上,他推崇新自由主义。不过正如政治学家卡罗尔约翰逊所指出的那样,自由党在使选民接受新自由主义政策方面一直存在麻烦。

  莫里森担任财长时的两个预算强烈表明了他的新自由主义倾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坚定地为取消澳大利亚长期累进税收制度而努力。如果莫里森能够顺利推行他的主张,那么从2024年7月1日起,他的第三阶段减税计划,也就是减税计划最关键部分开始实施后,37%的个人税率将不复存在,收入在41,000澳元到200,000澳元之间的纳税人,统一实行32.5%的税率。

  对于每年收入120,000澳元以下的纳税人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对于收入超过120,000澳元的纳税人,他们的税收优惠会逐步增加。最大的最大受益者是每年收入20万澳元以上的人,他们120,001澳元至180,000澳元之间的收入税率下降了4.5%,180,001澳元至20万澳元之间的收入税率下降了12.5%,每年收入可增加7,225澳元。

  在其他措施方面,他反对增加社会福利,在2017年预算案中,他提高了医疗保险税;在2018年的预算中,莫里森也承诺将为老年护理部门投入16亿澳元。这显示了他经济政策的一些灵活性。

  在担任财长期间,莫里森提出了增加整体财富的经济理论来解决财政收入短缺问题。

  同时据澳大利亚财政部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澳中国投资(CHIIA)”项目合作研究得出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澳直接投资的净流入额为89亿澳元,较2016年的149亿下滑了40%。毕马威与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解密中国在澳投资”联合研究显示,同期内,来自中国的对澳投资总额也从2016年的154亿澳元(109.7亿美元)缩减至133亿澳元(94.7亿美元)。

  赞同特朗普贸易主张

  虽然莫里森没有具体说明如何修改世贸规则,但内容可能针对的是美国等对WTO的投诉。包括:规则制定者从未想到中国的国家经济发展到如此规模,拥有如此大的国有企业;关于争端迟迟不得解决的担忧,即使原告国最终获胜,也可能拖延多年并摧毁受影响的行业和公司;以及未能解决知识产权盗窃问题。

  莫里森在G20会议上说,特朗普政府“不是一些保护主义的行动,这不是他们寻求的落脚点”,“他们做了重要的工作,试图澄清和重申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一直在说他们在做的事情是非传统的,确实如此。但公平地说,过去十年来,传统道路并没有真正解决他们几任政府面临的问题。”

  但另一方面,莫里森补充说中国在对美国关税的反应 “非常谨慎”,中国“非常小心,我认为这表明了一种敏感性和不愿意看到这种不必要升级的意愿,这也值得赞扬”。

       最后他表示:他会保障澳洲自身利益,同时不会针对任何国家。

  谨慎对待“一带一路”与澳关键基础设施

  2017年9月,莫里森以财长身份赴北京参加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论坛时发表讲话。他提到中澳就基础设施和其他投资达成了第三方合作协议,这是“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但他并没有说澳洲决定参与“一带一路”计划,而是说,“‘一带一路’计划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一个单独计划,但我们可以参与其中”。

  在现场,有提问者就他提到的这一点询问澳洲政府是否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他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我们没有签署‘一带一路’协议。 我们谈到的是在第三方市场上进行合作的协议,这和你提出的问题不相关。 无论是澳大利亚北部还是‘一带一路’,它们都是独立的,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共同努力。 我们很乐意追求这些机会。 ”

  2016年,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香港上市公司长江基建竞标澳洲电网公司Ausgrid股权的最后一刻,莫里森阻止了这起收购案。他表示, “国家安全”是首要的考虑因素“,”这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始终是,一直是,永远都是。这是头号问题。

  在去年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论坛上,莫里森被问到这一决策是否有保护主义倾向时,他并未正面回答这一问题。而就在本周,他又决定禁止华为参与澳洲5G项目,在他与通讯部长费菲尔德发布的联合声明中,他称政府会致力于保护至关重要的5G网络,“在未来十年内,5G网络的安全将对所有澳洲人以及关键的基础设施的安全产生根本性影响。”

推荐课程

大学辅导考试作业冲刺班

突击培训,短时间内解决你的困惑和问题,让你真正达到全方位无死角